导入数据...
“教育科学前沿论坛”第37期——中国文化大学文学院院长黄藿教授讲“从博雅教育到通识教育”
[四川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  [手机版本]  [扫描分享]  发布时间:2018年4月3日
  查看:291
  来源:

2018年3月29日下午2:30,台湾中国文学大学文学院院长、哲学系教授黄藿应我院邀请在第二办公区307教室举办了一场学术讲座,主题是“从博雅教育到通识教育——当代对通识教育不同的想象”。本次讲座由刘争先老师主持,教育科学学院的研究生及万英、郑富兴、李睿等老师参加了此次讲座。

黄藿教授的讲座分为五部分内容。第一部分是大学的理念与大学教育的目的。黄藿教授分别从中国儒家传统的大学理念、西方近代大学理念进行了讲解。第二部分是博雅教育的意义与发展。在这一部分,黄藿教授讲到了博雅教育从古希腊起源到现代的一个发展历程。黄藿教授指出,古希腊时期,博雅教育是指“自由民教育”,其目的不是为了营生,而是追求精神与智性的提升,获得心灵的自由与解放。第三部分是博雅教育到通识教育的转折。黄藿教授介绍了通识教育概念出现的背景以及美国当代通识教育滥觞,通识教育兴起的原因在于试图弥补不同阶层、不同学科以及不同学段教育的差异,培养学生的通识基础。第四部分是通识教育与专业教育的辩证关系。黄藿教授首先以一棵树作比喻,讲解了通识教育与专业教育的关系:专业教育与通识教育既不可分割,而又互为创造。此后,黄藿教授结合在中央大学担任通识教育中心主任的经历,谈到了现代大学生必须具备软、硬实力,并介绍了台湾各大学的通识教育现状以及对通识课程变革的省思。第五部分是当代对通识教育的想象。黄藿教授以新加坡、香港两地通识教育发展趋势为例,强调通识教育容许不同的诠释与想象,但通识教育的内涵与精神必须能与各校的办学理念和目标一致。

互动交流环节,学院教师和研究生分别就如何在师范院校中开展通识教育、怎么使学生喜欢上通识教育课程、大学的功用等问题向黄藿教授提出了自己的疑问,黄藿教授也作出了相应的回答。

黄藿教授现担任台湾中国文化大学文学院院长、哲学系教授,曾长期担任台湾中央大学通识教育中心主任、教授和辅仁大学教授,并任台湾《通识教育集刊》、《哲学与文化》等著名刊物的主编,在亚里士多德伦理学与通识教育领域有深厚的积累和研究,并翻译雅思贝尔斯《时代的精神境况》、方迪启《价值是什么》、等经典哲学著作。

44CF88E073F7B3C10C333A6FE604BCD8.png


ACB90DEA5B852409E53373E53C2F1ADF.png


 

撰稿、摄影:冷如愿



(微信扫描分享)
编辑:科研办公室